十日谈:男女关系

我这个月最大的憾事是4月15日那天没在北京。那天,在北方一个村子


●行走在昏黄的世界里,大家都成了同一种人:满面尘灰沙黄色的挖沙翁。即便熟人见面,也不一定认识,那些偶遇明星的八卦,当然也不会发生了。前两天看到一个故事说,诗人艾略特一直津津乐道于自己被出租车司机认出来的故事,这让他很惊讶,毕竟诗人太小众,谁认得他们啊。可是这位司机却独独有一种认识名人的能力,前两天还遇到过罗素,他颇为得意地说:“我问他,‘伯特兰,世上一切都是为了什么?’然后,你知道吗?他什么也答不上来。”我不知道这位司机问了艾略特什么问题,没准是现场让他写一首《出租车司机》的长诗也说不定。这司机毕竟还是懂得看客聊天,人尽其用的。

●日本的一所女校的女生们,也做好了人尽其用的准备。学校的名字叫山形县立鹤冈北高中,建立于1897年。虽然制度上它允许男生入学,但直到今年4月8日,才终于招进一名男孩子。几百名女生,一名男生,有人担心他不到毕业身体就会累垮。对此,我是深有体会。我上大学那会儿,班里28名女生5名男生,所有脏活累活都得我们干,开会布置会场,会后打扫卫生,女生需要搬家,开学放假行李迎送……四年的记忆,一点都不美好。不过,身体的疲累倒是其次,我至少还有四个男舍友同吃同住,鹤冈北高中的那名男生,身边都是女孩子,朋友都是好姐妹,谈的话题都是化妆品、男朋友、美容、做指甲……真担心他以后对自己的身份产生认同危机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05564000:2017-04-29 15:23:07